2006年4月25日 星期二

三三不盡南北極攝影展2005

 
「人生如旅程」,很多人視極地為遙不可及的極限,彷如世俗視年老為走向人生的終結。但其實南北極地區並非如一般人想像的荒蕪與遙遠,只要有心,旅遊極地是公公、婆婆也可成就的事。
Mak、Shirley 與Carolyn誠意邀請閣下分享我們的「三三不盡南北極」攝影展覽,展覽共展出三十三幅我們在南北極拍攝的作品,藉以帶大家感受極地生生不息的一面及南北極無比純淨的景色。 
 
 
 

2006年4月23日 星期日

我在印度金三角的反思

三月底我和友人乘旅遊淡季之便,參加了一個平價的六 天旅行團,走訪了慕名已久的印度古城金三角──德里、亞格拉與齋浦爾。在旅行團一貫的行色匆匆中,我看到大批居住在貧民窟的印度人在路邊排隊上廁所;只有 十來歲已成為貨櫃車司機洩慾工具的雛妓;還有蜂湧而上向遊客要筆要盧比的印度小孩,然後我真正知道,以前聽過有關印度的貧窮故事,遠不及自己今次親眼看到 的來得真實……
從印度首都新德里到我們此行的首站,素有粉紅色城市之稱的齋浦爾 (Jaipur) ,足足有五個多小時的車程。
在貧窮落後的國家,路況差強人意是自然不過的事,但真正讓我個外來客觸目驚心的卻是路邊的故事。
記得那天一大清早,已見公路旁的叢林隱藏大批蹲在地 上的身影,正在猜想這些人在幹甚麼之際,一個個隱約可見的「八月十五」讓我把事情明白過來。隨團的印度導遊後來解釋,由於有很多印度貧民住在沒有衛生設施 的路邊茅屋,所以每天清早在公路旁,總會看見他們這樣連尊嚴也顧不了的景象。

古市街全鬆上粉紅色的齋浦爾無疑是一個漂亮的城市。我們在齋浦爾順序參觀了建於 1728 年,建有各種測度天文的儀器和建築的古天文台 (Observatory) ;由宮殿改裝為博物館,內藏很多藝術珍品的城市皇宮 (CityPalaceMuseum) ;以及築於山上,宏偉壯觀中不乏粉雕玉砌的琥珀堡 (Amber Fort) 。

在旅遊點與旅遊點之間穿梭,我們每次上落旅遊車時,總會遇上大群蜂擁而來的小販和乞丐。乞丐中不論是老人,是婦人,還是小孩,都是一樣的衣衫襤褸,一樣的骨瘦如柴。
香港近兩年都在鬧經濟不景和失業高企,但對比印度的貧民,到底怎樣才算是生活迫人?甚麼才算是貧窮之苦呢?

大抵是事前期望過高,加上心神早已被沿途看到的社會 景象完全佔據,來到亞格拉 (Agra) 看見有世界七大奇觀之稱的泰姬陵 (TajMahal) ,竟沒產生想像中的震撼感覺。公元十七世紀莫臥兒帝國 (MughalEmpire) 皇帝沙查漢 (ShahJahan) ,動用二萬工匠以二十二年時間日以繼夜工作,傾盡全國人力物力興建了這座全球最大的大理石建築,作其愛妃瑪哈 (Mahal) 的陵寢。若他看到印度在數百年後的今天仍是如斯貧窮,未知會否對自己的揮金如土和勞民傷財感到有點後悔?

忽然又想起從齋浦爾到亞格拉途中,看見公路旁那些只有十來歲已身穿彩衣向路過貨車司機拋媚眼的雛妓。記得當時她們身後還站著一個向遊客討食物和盧比的小妹妹,我想只要貧窮依舊,這個小妹妹的未來也未許樂觀。

原文載於宣明會2000.8月月刊


IVAN 伯伯的北極夏天

 
很多人都說,我很幸運,三十歲前已經有緣踏足南北極,兩者之中,又以沒有人類居住的南極最為神秘。但對我來說,北極的意義尤重於南極,只因我在那裡遇上第一隻北極熊,更於去年夏天協助一位七十二歲的老伯伯實現了他的北極夢想之旅。
一邊看著 IVAN 伯伯從北極拍回來的照片,一邊聽他談到他這個奇妙旅程,深深感受到他邂逅北極熊時那種既喜悅又興奮的心情。年青時已很喜歡踏單車四處去旅行的 IVAN 笑說,芸芸旅遊經驗中,以北極之旅最為深刻 不僅因為自己可以身體力行成功完成多次登陸活動,更因這次旅程中的所見所感,讓自己最能感受造物主創造美麗大自然的奇妙。
事實上,只在每年七、八月可以啟程的北極遊船之旅並非一般的旅遊行程,像 IVAN 參加的十二天 HIGH ARCTIC 破冰之旅,就會乘坐擁有強大馬力的 KAPITAN KHLEBNIKOV 號破冰船,遊加拿大及格陵蘭的北極地區,在長達二十四小時的日照中欣賞北極熊和海象等難得一見的野生動物,以及乘坐橡皮艇穿梭於巨大的冰山群中,並進行多次登陸活動,走訪愛斯基摩人居住的村落和追蹤昔日北極探險家的足跡。
如果你以為愛斯基摩人一定還是過著以打獵及捕魚為生的原始生活,那你走訪過他們位於格陵蘭 QAANAAQ 及加拿大 POND INLET 兩個村落後,你定會被他們現代化的社區建設嚇一跳,現在他們的社區內還有電腦可以上網哩!不過,為了著力保護原有的文化及傳統,上一代都會向下一代傳授狩獵技術及其他傳統。
另外,行程中也會登陸多個北極開發史的重要遺址,其中在 BEECHEY ISLAND 上有開發北極西北航道英雄 JOHN FRANKLIN 的紀念碑, PIM ISLAND 則是百多年前因補給船延誤,而發生科學考察隊隊員走上人吃人絕路的悲劇場地。
北極白茫茫的浮冰世界讓人目眩。 IVAN 說航程中最愛看破冰。想起自己也曾欣賞過破冰船將浮冰撞出一道道裂痕那種雷霆萬鈞之勢,配以耳畔傳來隆隆巨響,確實教人印象 難忘 。
不過,說到最讓 IVAN 懷念 的片段,還是要 數他跟北極陸上之王北極熊的兩度相遇。IVAN 說,第一次看到北極熊距離很遠,印象不大清晰。回航最後一天,還以為不會再有機會,誰知聽到擴音器的宣佈,二話不說連大衣也不穿衝上甲板,一隻身型巨大的北極熊竟然就在對面岸邊。
旅遊跟世界一樣,沒有盡頭也沒有界限。對 IVAN 來說,去旅行是要體驗生命,能否跨出重要的一步,就看你是否願意身體力行了。

2006年4月22日 星期六

走進非洲原野大地

    
在非洲遼闊的原野大地,天與地彷彿連成一線。我何其幸運,在八天肯雅原野狩獵之旅,可以先後看到獅子、大象、水牛、犀牛和豹這非洲五霸。還有那紅鶴湖上群鶴飛舞,同樣教人畢生難忘的情景。
要數肯雅最負盛名的國家公園,非位於西南部與坦桑尼 亞邊境接壤的瑪沙瑪拉國家公園莫屬。每年七、八月份,逾百萬頭牛羚、斑馬和羚羊會渡過瑪沙瑪拉河,從坦桑尼亞過境到此吃新鮮的草,然後又分批渡河回去。儘 管我上月抵達瑪沙瑪拉已是動物大遷徙的尾聲,但我在此看到獅子、大象、犀牛、水牛和獵豹全數非洲五霸,還有數不盡的可愛長頸鹿與斑馬,已覺十分滿足,更不 知謀殺了我多少菲林。?
 
坐在露天的狩獵車上與各種動物作近距離接觸是畢生難忘的體驗。位於另一邊肯雅與坦桑尼亞邊境的安普色利國家公園是另一個觀賞野生動物的好地方。在這裡可看到最大品種的大象,我更在此看到雄獅、母獅、三頭小獅一家五口捕殺及分享一頭野牛的刺激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