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9月21日 星期四

從前有一個人,他很喜歡旅行,也很喜歡寫作,於是他先當旅遊記者,再做旅行社替人計劃行程,幾年下來,他遇到很多奇 人奇事,當中包括為一睹皇帝企鵝願意冒險的Ivan,以及永不言倦繼續環遊世界的Bobby。這兩個七十多歲的「旅遊痴」,讓他明白到,跟兩位伯伯相比, 自己的旅遊經歷根本微不足道…

還記得第一次見Bobby,他跟一班朋友要我為他們計劃五十多天的中南美行程。 那時候我的第一個反應是抹一把汗,四個老伯伯要揹背嚢遊南美?是開玩笑嗎?他們當中最老的七十多歲,最「年輕」的也六十多歲。後來才知道,面前的四個老伯 並非泛泛之輩,他們過去自助遊經驗無數,當中又以年紀最大的Bobby為表表者,他既是策劃行程的大腦,也是旅程中的嚮導。

要 數Bobby的旅遊史,大概用一本厚厚的筆記也記不完。六十年代,文化大革命在中國展開,當時天不怕,地不怕的Bobby已一個人回中國旅遊,經深圳到廣 州,從蘇杭、南京再到北京,結果在北京被國安局抓住,押回深圳返港。回憶起這段經歷,Bobby依舊一臉得戚。他說:「那時邊防人員問我,我在國內有沒有 親戚,我說有,最親就是毛主席。」結果,Bobby順利過關,並在以後的旅程常常「捧」出毛主席。

為了旅行,Bobby甚至在六十年代加入左派工會,為的是用學習身份到肇慶旅行。誰知道貪玩的他想偷空到附近七星岩遊玩,還給領導教訓了一頓。

很 記得初認識Bobby時,他說過這樣的一句話,「不要問我有沒有去過那個地方,應該問我去過多少次」。聽來有點趾高氣揚吧﹗但他數十年來的旅遊經歷,確實 讓我們後輩肅然起敬。原來,他在找我編行程之前,已到過一次古巴和兩次墨西哥,另外,巴西、阿根廷和好些南美國家都去過了。

七十年代,年青力壯的Bobby一枝公從柬甫寨、泰國、馬來西亞一路遊至新加坡。八十年代,他又再揹起背囊乘西伯利亞鐵路到莫斯科,再沿東歐諸國直抵希臘。

自 零二年認識Bobby至今,他每年也會帶給我驚喜,零二年五十日遊中南美,零三年跟一班老拍檔爬富士山,零四年從諾曼地登陸的D-Day Beach開始,乘火車到挪威北角看午夜太陽,去年再到東歐,看舊日的南斯拉夫現在變成什麼模樣。今年Bobby又說要到加拿大的極北地區…

不要問,Bobby有沒有去過那個地方,應該問,他什麼時候再去那個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