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1日 星期二

AM730特寫~來自加拉帕戈斯的明信片

上個周末,在家中執拾來自世界各地的旅遊紀念品,發現一封來自厄瓜多爾加拉帕戈斯群島的明信片,即時勾起我年前遊覽這個動物天堂,遇上眾多奇異動物品種的特別經歷……文、圖:MAK MAK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191161

話說位於中太平洋的加拉帕戈斯群島(Galapagos Islands),距離南美洲本土及所屬的國家厄瓜多爾差不多有1,000公里,13個主要島嶼上的動物生態與南美洲很多地方都不盡相同,火山活動、海洋 冷暖流的通過,以及動植物移居加拉帕戈斯後不斷進行演化,造就出這裡獨特的生態環境。
群島以保留原始風貌見稱,遊人在此可與動物甚至鳥類作近距離接觸,享受與大自然合一的境界。在這裡會遇上的特殊物種,包括加拉帕戈斯信天翁、藍腳笨鳥、超過600磅重的大陸龜、獨一無二的海蜥蜴等,遊人在這個活的博物館所遇上的,準會是非比尋常的鳥類、爬蟲類和動物。

浪漫的無人郵局
不過,芸芸島嶼中,Isla Floreana是我心目中最浪漫的島嶼,因為自十八世紀以來,島上就設有一個無人郵局,任何人在這裡放下沒郵票的信件,等下一艘船的人到來就充當郵差, 把信件寄回擬送的地址,很多時遊客都會將寄往自己居住的地方,或下一站旅遊地點的信件帶回家。
我當然沒有放棄這個放下香港信件的寶貴機會,結果,就在我遊罷加拉帕戈斯回港後的第三個年頭,我終於在家的郵箱中發現了這張明信片,看著明信片上好心人貼上的香港郵票,不禁想知道寄出明信片的無名氏到底是男是女?長得是甚麼模樣?

達爾文進化論的源頭
加拉帕戈斯群島可說是達爾文進化論的源頭,達爾文在十九世紀來到及遊歷之後,孕育出「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進化論。所以此地又有達爾文島及進化島的稱 號。試想島上植物的祖先本身就是適者生存的表表者,不然植物種子怎麼成功著陸而不落在海裡,動物若不是擅泳或擅飛,怎可在此定居?
加拉帕戈斯13個島嶼各具特色,更是不同動物品種的殖民地。聯合國在1978年將其列為世界自然遺產,隨著厄瓜多爾政府在此設立國家公園,更規定遊客不能 單獨遊覽,上岸均須有合資格的生態員陪同。乘坐遊船是遊覽加拉帕戈斯的最佳方法,航程中夜宿於船上,日間登陸不同島嶼遊覽。
不同船公司及不同船的航程由4至17日不等,建議選8日或以上的航程,已可遊歷不少具代表性的島嶼,另留意南面島嶼多浮潛及潛水地點、北面島嶼多火山地貌 觀賞、西面島嶼較少遊客涉足,總而言之是航程繁多,島上生物也不盡相同,像紅腳笨鳥(Red-Footed Bobby)因居於較為偏遠的Isla Genovasa,比較少船前往,想探訪它的要特別留意行程。
另外,加拉帕戈斯長年氣候溫和,一至五月為夏季,六至十二月為旱季,想來此浮潛或潛水的朋友,要留意八至十月水溫較低,七至九月份海浪較大。

沒有「寂寞佐治」的達爾文中心
從基多(Quito)飛來,首先抵達的Santa Cruz,是達爾文研究中心及加拉帕戈斯國家公園辦事處的所在。在此的最大樂趣是與大、中、小陸龜近距離接觸,更可了解瀕臨絕種陸龜的保育情況。 Espanola島曾只剩下14隻大龜,幸好全部被帶回中心繁殖,再送回原地,才可逃過絕種的命運。雖然聞名世界只此一隻的Pinta島品種大龜「寂寞佐 治」(Lonesome George)已在2012年逝世了,中心仍養育了很多其他品種的大龜。
群島中另一個重點島嶼是Isla Espanola,島上棲息鳥類眾多。島嶼西端有一萬五千對加拉帕戈斯獨有的Waved Albatross信天翁。信天翁都是成雙成對,我和同船其中幾個遊客在此靜靜地觀察,拍下不少它們親暱共處的情景。不過,最教我激動的還是親眼看到百聞 不如一見的藍腳笨鳥(Blue-Foot Bobby),牠們腳上奪目的一雙藍,讓人感覺既卡通又難以置信。
看牠一上一下抬腳的舞姿,既笨拙又可愛,難怪牠會成為加拉帕戈斯最具代表性的生物。島上還有身軀黑白分明的面具笨鳥,樣子也是傻得可愛。只有在加拉帕戈斯 這樣獨特的地方,才會看到那麼多模樣趣怪的鳥。當然,大批在海邊火山岩石上,慵懶地曬太陽的海蜥蜴也讓人看得觸目驚心。別看它們樣貌有點醜陋,其實都是吃 草的馴良爬蟲類。
島上另有水清沙幼的Garner Beach,在此可與海龜、海豚及海獅一起暢泳,潛進水裡,更可看到林林總總色彩鮮豔的魚兒。黃昏時,我們就到了紅鶴湖。生態員說,加拉帕戈斯的動植物為 適應環境不斷演進,由於這裡潮汐差距很大,也許若干年後,這裡的紅鶴會有特長的脖子。

人與自然間的平衡
在航程最後一天到訪群島的行政中心及人氣旺盛的San Cristobal,這裡既有機場,也是遊客的集散地,有很多旅館、紀念品店和旅遊設施,愛上藍腳笨鳥的我,忍不住搜羅了一些與牠相關的紀念品。
位於東北角的寧靜一隅仍有不少海鳥和動物居住,我們在那裡看到很多可愛的小海獅,還看到母海獅照顧小海獅的溫馨場面。看牠們生活得如此悠然自得,直覺牠們 才是這個地方的主人。走訪加拉帕戈斯群島,除了感受到島嶼上奇異的生態及動植物頑強的生命力外,更了解到這群島嶼主人當前面對人類開發的種種威脅,想起如 何與大自然和平共存是值得思想的課題,只帶走回憶及盡量減少污染是重要的,只有這樣,下一代才可以繼續欣賞地球上這個奇妙的地方吧!

實用資料
簽證:香港特區及BNO護照持有人免簽證
語言:西班牙語,英語在旅遊區一般通行
貨幣:美元為主要貨幣,1美元約兌7.8港元
機票: KLM航空來回香港至厄瓜多爾基多市,經濟客位特價票約14,750港元加稅約6,109港元。另AEROGAL航空有很多航班來往基多與群島之間,查詢:www.aerogal.com.ec
遊船套餐: G Adventures轄下有多艘遊船行走加拉帕戈斯群島不同路線。查詢:https://www.gadventures.com/trips/galapagos/

2014年1月19日 星期日

守護大浪西灣 有如守護初戀情人





 
當人與人、人與地建立關係,一份特別的聯繫油然而生,世界從此不再一樣。
 
當聽到陳旭明(Daniel Chan)「大浪灣之友」及「大浪西灣關注組」的骨幹成員,把被保育人士及鄉紳視為鄉郊用地爭奪戰之橋頭堡的大浪西灣比喻為自己的初戀情人時,更想分享他在這些年來對這情人的守護之情。

Daniel 指出,純樸美麗的郊遊勝地大浪灣連繫很多香港人的成長回憶,差不多所有喜歡行山的港人都會行經此處。他與大浪灣的緣份,始於學生時代第一次跟學校到大浪四灣之一西灣露營,眼前一望無際的大海、清澈透明的海水、潔白寬廣的沙灘、挺拔的蚺蛇尖峰、飛瀑傾注的四潭⋯⋯ 給自己的感覺,就如少年情竇初開時,遇上教人怦然心動的對象,一見鍾情,永遠難忘。 

初戀難忘,雖然Daniel 其後在愛爾蘭留學多年, 期間數次到訪歐洲大陸,從南到北,看過不少世界級的名勝風光,回到香港後,卻仍對大浪灣念念不忘,一年最少數次造訪舊地,感覺就像是身體的某一重要部分,遺留了在那裡。喜愛擁抱大自然的他,回港後一直任職資訊科技行業,閒時喜愛攀山涉水走遍香港的郊野,可是能佔據心中最特別位置的,仍是大浪灣。因為喜愛,所以關心,更想到了要起來行動。上月初,Daniel 就與數以百計遠足人士響應「西貢大浪西灣關注組」與「保衛郊野公園聯盟」的號召,參加名為「大浪西灣,城鄉共享」的遠足活動,支持把大浪西灣「不包括土地」(既無《郊野公園條例》保障又不受《城市規劃條例》監督的土地)納入郊野公園的法案。參加者在西灣亭集合,一起走到西灣村,Daniel 跟拍檔帶著幾位義工當先頭部隊,提早到達西灣沙灘,徒手在沙上劃出一個巨大的心形圖案,讓其後逾百名參加者在沙灘上根據圖案繞成心形人鏈,宣示守護大浪西灣的心跡。

風雨同路十三公里
其實,自2000 年起Daniel 已積極參與保育大浪灣的行動,因為當年四月政府建議在大浪灣組成五個人口增至一千人的分區,令包括他在內的一群大自然愛好者擔心當地世外桃源般的自然景觀、生態環境及歷史遺跡也受到威脅,於是自發組成「大浪灣之友」,並發起一系列運動,喚起公眾對大浪灣未來發展的關注。

當中最主要的活動是在2001 年三月與歷史悠久的長春社合辦「同行大浪灣」活動,吸引逾七百名市民包括外籍人士及遠道從日本而來的訪客參與,在風雨中徒步十三公里由北潭涌走至北潭坳,而Daniel 則聯同其他義工沿途解說。由於公眾的關注,城規會後來把鄉村發展區的範圍大幅度縮小,「大浪灣之友」亦轉型為以促進生態旅遊和環境保育為主的團體。Daniel 指出:「同行大浪灣」說得上是本地自然保育運動的一個里程碑,當時有超過七百多人在網上登記,參加這首個由互聯網發起的保護大自然活動,行動成功引起公眾的關注,一起去看大浪灣到底有多美,而他自己也從那次起更積極投入環境保育運動。其後的一年,Daniel 又繼續多次充當義務領隊,帶領學生及市民在大浪灣遠足,並將因應「同行大浪灣」活動,從生物及地質學者身上學到的動植物及地質知識應用於這些生態導賞之中。他又在2004 2005 年連續兩年與其他幾位大浪灣之友組成「綠色毅行者」,在一百公里的麥理浩徑上撿走郊野垃圾,把愛護郊野、尊重自然的信息傳開去。

近年市民的保育意識日益提高,2010 年商人魯連城在大浪西灣開發私人花園事件,引致很大回響,工程在社會人士的強烈反對下被叫停。因為一直有監察大浪灣的發展狀況,Daniel 2012 年三月帶學生到當地考察時,發現發展商工人將建築材料運到大浪西灣沙灘上,懷疑發展商準備在當時未指定用途地帶施工,事件引起傳媒廣泛報道及公眾再度關注。

他表示,香港人是善忘的,大浪西灣自然景觀及生態受到威脅的事件,有助港人記起保育自然的重要性,而保育及支持發展鄉郊兩派亦視大浪西灣為兵家必爭之地,保育人士認為如保護不到這地方,其他毗鄰或處於郊野公園範圍內的「不包括土地」如海下、白臘等亦會被發展商攻陷,而支持發展的鄉事派則憂慮如大浪西灣也保不到,其他類似地區也難以賣地發展。對於最近立法會最終通過政府議案,將大浪西灣納入郊野公園,Daniel認為威脅並未消除,今次立法會審議只是一個開始,仍有七十多幅「不包括土地」未列入郊野公園範圍,預料兩派抗爭還會不斷上演。他又表示明白保育之餘也要考慮村民的生計,所以西灣村民為
了營生提出適度發展的建議,如經營民宿及生態旅遊項目等,自己都會支持。

情牽大浪灣 心繫保育情
多年來積極參與保護大浪西及其他郊野地區的自然保育運動,Daniel 明白到教育下一代的重要性,更希望愛惜大自然的信念可以早在學生時代已在大眾的心中植根,所以他除了經常義務帶學生行山外,又在一年多前自資出版了《情牽大浪灣》一書,並將逾三百本送贈本地學校及公共圖書館,其中更有兩間學校已將此書用作活動的教材。

出版《情牽大浪灣》除了個人留念及與人分享其「初戀情人」的美之外,Daniel 更希望培養年青人愛大自然的心,書中既以中英文詳盡介紹大浪灣的自然生態、本土風物及旅遊資料,亦有一章節特別交代近年多次發生大浪灣自然生態受到威脅的事件。《情牽大浪灣》不作公開發售,即使有朋友或不認識的人要購買此書,Daniel 只鼓勵有心人將錢捐給他們自行選擇的一個環保團體或基金。

提到政府近年千方百計要找土地發展,Daniel 認為香港仍有很多土地可用,問題只是很多用地囤積在部分人手中。他指出,香港居住環境擠迫卻得天
獨厚,擁有近於咫尺之間的大範圍郊野綠地,讓大家不分貧富都可以到風景優
美的郊野公園中透透氣,紓緩一下生活壓力。

同樣說要為下一代打算,近年多聽到政府說要如何找地建屋,保育人士則說要為下一代保留香港現存的綠色空間及美麗大自然。延續守護「初戀情人」的精神,Daniel 表示未來會加強與專業環保團體合作,繼續提倡保護郊野公園的信息。

採訪、撰文:Mak Mak ╱ 義務攝影:Felix ╱ 部份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原文刊於基督教香港信義會社會服務部《信念》vol29